欢迎光临西南乡村振兴网!
注册 登录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 ,脚步不停探索发展新路径

   日期:2023-02-06     浏览:0    评论:0    
核心提示:2023年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云南省要持续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要从全力促进农村居民和脱贫人口持续增收、夯实粮食安
 2023年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云南省要持续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要从全力促进农村居民和脱贫人口持续增收、夯实粮食安全根基、推进高原特色农业全链条升级、扎实稳妥推进乡村建设、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五个方面,全面推进乡村“五个振兴”取得新突破。

新的一年,目标已经明确,为云南各地乡村振兴指明了方向。在过去的一年,昆明市聚焦“守底线、抓发展、促振兴”,通过强化监测帮扶、产业就业、协作帮扶、乡村建设等,全力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上台阶,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2023年,昆明市也将步履不停,持续探索乡村振兴发展新路径。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昆明乡村振兴画卷正在被细细描绘。

产业发展助振兴

乡村要振兴,产业必振兴。

强化产业就业,突出产业帮扶和就业帮扶,夯实脱贫群众增收基础,是昆明市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重要举措之一。

肉牛产业已成为寻甸县的重要支柱产业(资料图)。新华网发(寻甸县委宣传部 供图)

近年来,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通过“一县一业”示范县创建和寻甸县现代农业产业园创建,全力提升规模化、组织化、专业化、绿色化、市场化水平,推动产供销、农工贸、农文旅全产业融合发展,助力乡村振兴,促进农民增收致富。如今,肉牛产业已成为寻甸县的重要支柱产业。

在逐步做大做强肉牛产业的同时,寻甸县探索建立了村集体、企业、农户多种形式利益联合体,实现产业发展壮大、企业全面发展、农民持续增收的良好局面。

春节期间,凤龙湾小镇游人如织(1月23日摄)。新华网发(张昊哲 摄)

除了响亮的“肉牛”名片,生态文旅产业也是寻甸县探索产业融合发展,助力乡村振兴的一大亮点。

寻甸县凤龙湾小镇自2017年启动创建以来,积极探索特色小镇带动周边村落联动融合发展的新模式,实施“一镇带三村”乡村振兴示范项目。为提高周边村民的参与度,凤龙湾小镇采用了“企业培训+院落经济”的创新做法,企业以“民俗及非遗手工艺品制作产业链以及文创融合特色产业链”为基础对村民进行全方位培训,将两条产业链从“设计理念到生产加工再到产品销售全过程”复制至村民家中,形成以家庭为单位的院落经济体,有效带动周边村民增收致富。

凤龙湾小镇手工业态培育(1月17日摄)。新华网发(张昊哲 摄)

在以产业发展带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寻甸县坚持“将产业发展变成村民自己的事”,实现了发展成果共建共享。

与寻甸县一样,东川区、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作为曾经昆明市脱贫攻坚战场的“硬骨头”,如今都通过找准产业发展着力点,走出了各自产业振兴的路子。

2022年,东川区完成高品质花椒种植示范基地项目6000亩,有序推进4个示范基地建设,创建38个“一村一品”村,认定“三品一标”产品57个。禄劝县以当归、党参、黄精、天麻等为重点,大力发展中药材种植,2022年累计完成中药材种植面积12.99万亩,成功创建云南省中药材“一县一业”示范县。

晋宁玫瑰丰收(资料图)。新华网发(晋宁区委宣传部 供图)

下一步,昆明市将抓实产业增收,加快推进晋宁花卉、寻甸肉牛、禄劝中草药、石林人参果、东川花椒等特色产业发展,推进“一县一业”打造;大力发展庭院经济,以特色种植、特色养殖、特色手工、特色休闲旅游、生产生活服务为重点,启动155个庭院经济试点建设,拓宽就地就近创业就业增收渠道。

东西部携手 点燃农民增收“新引擎”

禄劝县山区、高寒山区占总面积的98.4%。曾经,原有种植业规模小且以低端普通常见种植品种为主,经济附加值低,长期处于种植产业链低端等问题成为严重制约当地产业规模化、集约化、现代化发展的堵点。

如何发展?结合实际,禄劝县在东西部协作工作中明确了种植项目要以适宜品种、高经济附加值的高原特色水果为主,并借助沪滇消费协作渠道,采取“项目帮扶+龙头企业+村级合作社+农户”的合作模式,走出了一条高原特色水果全产业链发展新路子。

2019年以来,上海市普陀区先后投入资金支持禄劝县建设特色水果种植基地、种苗培育基地、食果品加工中心、农产品冷链基地等,不断完善禄劝县高原特色水果全产业链。同时,生产的各类产品还通过东西部协作消费平台,销往上海市场,进一步拓宽销路。

据了解,上海市普陀区与昆明市自2017年建立对口帮扶关系以来,在人、财、物投入上持续加大帮扶力度,帮扶范围涵盖产业发展、医疗卫生、教育文化、乡村公共基础设施提升等领域,守住了“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任务。

2022年,昆明市乡村振兴局争取上海市普陀区对口帮扶财政资金1.17亿元,实施项目21个,项目全部实施完成;开展普陀区农产品展销会、上海市“云品入沪”特色展销会,帮助销售脱贫地区农产品3.86亿元;接收普陀区派出13名干部到昆挂职、34名专技人才支医支教;引导上海企业到昆投资兴业,16家上海企业落地昆明,实施项目16个,投资金额36.38亿元。

今年,昆明市乡村振兴局还将不断深化东西部协作,推动昆明市与普陀区两地产业互补、人员互动、技术互学、观念互通、作风互鉴,不断扩展合作交流空间。

兴乡村人才 助乡村建设

人才是乡村建设的关键因素。

逐渐兴起的“乡村CEO”是人才与乡村的一场“双向奔赴”。

安宁市雁塔村“乡村CEO”赵全康(资料图)。新华网发(赵全康 供图)

赵全康是一名95后,2021年3月,他辞职回乡应聘当上了安宁市雁塔村“乡村CEO”。回乡后,赵全康注册了安宁花巷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主要承办政府、企业、高校和社会组织的研学,红色文化与乡村振兴实践等活动,村党组织委托集体经济合作社将村资产、资源交由公司运营,实现资产增值集体增收。

安宁市雁塔村(资料图)。新华网发(赵全康 供图)

如今,在雁塔村“群雁回乡”激励机制的带动下,越来越多像赵全康这样的年轻人选择回到家乡、留在家乡,安宁花巷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管理运营团队不断加入新鲜血液,人才援乡动能被大大激活。

据悉,为吸引更多的人才回乡,安宁市雁塔村搭建了返乡人才创业平台,先后吸纳数十名人才回乡工作,县街街道组织村组干部、CEO外出贵州学习考察,拓宽回乡人才视野,强化雁塔发展智力支撑。

图片鲁黑村一处墙面上的壁画(2022年11月25日摄)。新华网 徐华陵 摄

而在晋宁区鲁黑村,为加快人才队伍的培养,该村按照“大岗位”设置了村“两委”办主任和乡村振兴工作专员岗位,实打实回引农村优秀人才。在外工作、求学的年轻人知道机会来了,也返回家乡,用青年力量为家乡发展注入活力。

晋宁区福安村则以“乡村CEO”为试金石,组建CEO研讨组,引育一批“农创客”“新农人”,吸引四方之才,整合盘活福安乡村振兴“人才池”。昆明市越来越多的乡村迎来了“新村民”的加入,新农村注入“新血液”,“新村民”满怀新期盼,乡村振兴更具活力。

未来,昆明市将有序引导大学毕业生到乡、能人回乡、农民工返乡、企业家入乡,推动乡村发展;发挥科技指导员作用,因需因岗点对点开展新农人培训,培训一批致富带头人;做好乡村振兴智库建设,发挥高校、科研院所的优势,组建乡村振兴百人专家库,开展理论和实践研究。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关键在干。

目标明确干劲足,下一步,昆明市将从守牢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持续推进脱贫人口增收三年行动、全力打造一批典型示范项目、全面推进乡村建设、持续提升干部能力素质上发力,深入推进“五个振兴”取得新突破。

来源:新华网、昆明乡村振兴

责编:张曦 实习编辑:石建琴

编审:符亚丽

终审:周健军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